365bet体育投注正规
当前位置:首页>>媒体关注
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 做中国大数据新型高端智库
发布日期:2016-07-14 10:29 访问次数: 字号:[ ]

2016年5月25日 《贵阳日报》

   

  ■人物名片

  连玉明

  着名城市专家、教授、工学博士。现任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主任、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贵州大学贵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兼任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副主席、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京津冀协同发展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基于大数据的城市科学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主任。连玉明教授研究领域为城市学、决策学和社会学,现主攻大数据研究。代表作主要有:《块数据:大数据时代真正到来的标志》、《块数据2.0:大数据时代的范式革命》等。

  新定位 新体制 新目标

  记  者: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是一个什么机构?它为什么会产生在贵州、贵阳?

  连玉明: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成立于2015年4月,是贵阳市人民政府和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共建的跨学科、专业性、国际化、开放型研究平台。

  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为什么会产生于贵州、贵阳?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因为大数据选择了贵州和贵阳,才催生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的诞生。具体讲,可以从四个方面阐释它的背景:

  第一,贵州和贵阳已经形成政府主导推进大数据全方位全领域发展和应用的重大战略。共建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必将为这一重大战略实施提供持续的理论支撑和智力支持。

  第二,以块数据为核心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应用已经成为贵州和贵阳抢占发展先机和大数据制高点的重大突破口。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首创的块数据理论随之不断深化和应用,必将引领贵州和贵阳大数据向更高层次、更广领域、更大范围深度发展。

  第三,贵州和贵阳在地方政府数据开放的先行先试和有益探索,已经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并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积累经验。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围绕“数据从哪里来、数据放在哪里、数据谁来使用”等重大课题开展研究,不仅具有理论价值,而且具有现实意义。

  第四,数据铁笼已经成为贵州和贵阳以大数据为引领的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和以应用为导向的完善监督和技术反腐体系、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创新公共服务模式的重要载体。推进数据铁笼建设需要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提供理论、政策、技术、制度、经验支撑,需要加快构建顶层设计,并形成可操作、可复制、可推广的成功模式。

  记  者: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为什么要强调共建?实验室在组建和运行中采取怎样的体制机制?

  连玉明: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不是一个独立机构,它依托贵州大学贵阳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研究院组建和运行。这个实验室以创新的思维和创新的方法,不设级别、不设编制,构建起以“政府主导、社会运作、区域协同、立法保障”为特色的研究新体制。

  所谓政府主导,是指为加强实验室的领导和管理,贵阳市委、市政府成立共建工作领导小组,贵州省委常委、贵阳市委书记陈刚任组长,北京市科委主任闫傲霜、贵阳市市长刘文新、贵州省科技厅厅长廖飞、贵州省住建厅厅长张鹏、贵州省文化厅厅长徐静任副组长,省、市相关部门为成员单位。这个领导小组的主要职责就是负责实验室发展的总体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和督促落实工作。

  所谓社会运作,是指实验室研究人员全部采取社会公开招聘方式,实验室经费来源全部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实验室现有专职研究人员86人,硕士以上学历占65%,全部采用社会聘用。

  所谓区域协同,是指实验室立足贵州,放眼全国。特别是充分发挥首都科技资源优势、人才优势和信息优势。在人才使用上,树立“不求所有、不求所在,但求所用”的新理念,把省内外、国内外大数据领域相关人才吸引到实验室的平台上,力求形成跨学科、跨行业、跨区域的开放型研究格局。

  所谓立法保障,是指实验室已列入2016年1月15日经贵州省第十二届人民大会常务委员会通过的《贵州省大数据发展应用促进条例》中,以地方立法的形式加快推进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的建设发展。这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

  必须说明的是,这个实验室的特色在于共建,持续发展的优势也在于共建。实验室的最主要任务就是发挥好共建优势,搭建好共建平台,完善好共建机制,特别是发挥好京筑科技创新区域合作的政府优势,运用好中央党校、中国科学院的资源优势、人才优势、专业优势和品牌优势,对接好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和基于大数据的城市科学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的独特优势,把优势和力量集中整合在实验室的平台上并使之更好地发挥作用。

  记  者:据我们所知,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是我国最早成立的大数据领域的重点实验室,请谈谈实验室的愿景和目标。

  连玉明:按照实验室的发展规划,实验室将聚集国内外大数据相关领域研究者、管理者和决策者,发挥独立、客观、公正、持续的科学精神和创新方法,立足全球大数据发展趋势和中国大数据发展应用,以块数据理论创新与发展应用为主攻方向,加强大数据发展全局性、战略性、前瞻性研究和咨询,推动大数据发展与经济社会深度融合,促进大数据政府治理现代化,搭建开放式协同创新平台、专业化365bet体育投注正规平台、网络化成果转化平台和国际化合作交流平台,奋力打造具有国内领先水平和较大国际影响力的中国大数据发展新型高端智库。

  抢占大数据发展制高点

  记  者: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研究的方向和重点是什么?

  连玉明:从宏观上讲,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以国家战略和应用需求为导向,瞄准大数据发展前沿和贵州建设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的创新实践,确定以下研究方向及研究重点。

  第一,大数据理论创新研究。抢占大数据理论制高点,以块数据为核心开展块数据理论、模型及其应用等研究,形成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跨学科融合式理论创新氛围。

  第二,大数据政府治理研究。抢占大数据实践探索制高点,以数据铁笼为突破口开展大数据监督和技术反腐体系研究,指导政府提高行政效能,强化党的建设。

  第三,大数据发展与经济社会深度融合战略研究。抢占大数据规则制定制高点,以大数据指数为切入点,开展基于大数据监测预测研究和365bet体育投注正规服务,为推进贵州建设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和贵阳打造创新型中心城市提供智力支持。

  记  者: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成立短短一年时间内,在贵州省建立了三个省级研究基地,请谈谈这些省级研究基地的研究重点和意义?

  连玉明:在贵州省大数据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贵州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和贵州省文化厅大力支持下,依托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先后批准建设贵州省块数据理论与应用创新研究基地、贵州省城市空间决策大数据应用创新研究基地和贵州省文化大数据创新研究基地,这是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贯彻国务院《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和建设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的重大战略举措。

  贵州省大数据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批准建设贵州省块数据理论和应用创新研究基地,主要任务就是加快块数据理论创新、应用创新和制度创新研究,引领贵州大数据向更高层次、更广领域、更大范围深度发展,打造中国大数据发展战略新高地,率先为建设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贵阳创新型中心城市建设提供先行先试的理论、应用和制度支持,奋力形成一批高水平、有特色、能应用、影响大的研究成果,把基地打造成聚集国内外一流人才的新高地,形成代表行业水平、同行认同、有话语权的创新力量。

  贵州省住建厅批准建设贵州省城市空间决策大数据应用创新研究基地,主要任务是坚持以大数据为引领,转变城市发展方式,完善城市治理体系,提高城市治理能力,努力提升城市规划建设管理水平。运用大数据思维和大数据技术,创新规划理念,改进规划方法,加强空间开发管制,防止“摊大饼”式扩张。充分发挥城市空间决策大数据应用创新的调控、引领和刚性约束作用,积极开展“多规合一”试点示范,探索一条不同于东部有别于西部的具有贵州特色的城市发展新路。

  贵州省文化厅批准共建贵州省文化大数据创新研究基地,主要任务是加快阳明文化、民族文化、生态文化大数据创新研究。积极实施“阳明文化文物普查挖掘工程”、“阳明文化典籍整理工程”和“阳明文化国际文献研究交流工程”,举办“天人合一·知行合一”高峰论坛,推动“北京阳明书院”建设。建设阳明文化国际文献大数据中心,加强中日、中韩、海峡两岸等海内外阳明文化研究、交流和合作,不断提升阳明文化国际影响力。深度挖掘民族民间文化,推出一批有深度、有影响、有市场的文化研究成果和精品佳作。加快建设“西南民族文化(贵州)大数据中心”,充分利用大数据平台,推进民族民间文化内容创新、传播方式创新,讲好贵州故事,传播贵州声音,提升贵州多民族文化的影响力和竞争力。充分利用大数据平台弘扬生态文明理念,建立“国际生态文化(贵州)大数据中心”,加快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成果的数据化采集和可视化传播,不断提升贵州生态文明建设的影响力。

  记  者: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不仅在省内建立基地,而且在北京和全国也建立了国家级研究基地,这是为什么?

  连玉明:刚才我讲过,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的特色和优势在于共建。这个共建就是要充分运用京筑科技创新区域合作和首都科技资源优势。实验室除了在省内建设三个省级研究基地外,还建立了北京研究基地和北京研发中心。

  经中央党校同意,共建“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中央党校研究基地”,主要任务是:第一,共建“公共政策大数据分析与应用北京市重点实验室”,并积极争取申报国家重点实验室。第二,共同开发推广“公共政策大数据分析与应用服务平台”,积极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政策研究和咨询服务。第三,共同研究大数据与公共政策重大课题,出版《公共政策大数据报告》,定期或不定期举办公共政策大数据分析与应用研讨会,不断探讨双方合作项目和拓展合作领域。

  经中国科学院同意,共建“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研究基地”,主要任务是:第一,依托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组建大数据战略专家委员会,指导贵阳大数据发展理论研究和实践应用。第二,共同组织编纂出版《大数据百科全书》(初定10-12卷),并以此为基础形成年度阶段性成果。第三,共建“大数据百科网络共享服务平台”,共同推进大数据新名词的审定、发布和应用。

  经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同意,依托北京国际城市发展研究院建立“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北京研发中心”。北京研发中心的主要任务是:第一,协助组建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专家咨询委员会。第二,共同开展以块数据为核心的理论研究,公开出版一批有水平、有分量、有影响的研究成果。第三,共同开展以大数据指数为引领的中国城市大数据分析与应用研究,编制“大数据统计监测评价指数体系”和“大数据指数”,建设“中国城市大数据分析与应用平台”,并以此为基础,研究、出版和发布《大数据蓝皮书》《大数据指数报告》和《大数据年鉴》。第四,共同开展以大数据战略为导向的信息研究和趋势分析,编辑出版《大数据发展动态》和《大数据》双月刊。

  块数据引领理论与应用创新

  记  者: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成立一年来取得了哪些成果?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会取得这么多成果?

  连玉明: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成立只有一年时间,但我们在以下三个方面做出积极探索,并形成一批成果。

  第一,建立了一批基地。在省内建立了贵州省块数据理论与应用创新研究基地、贵州省城市空间决策大数据应用创新研究基地和贵州省大文化大数据创新研究基地。在北京,建立了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中央党校研究基地、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研究基地和北京研发中心,正在筹建绵阳中国科学城西南研究基地,初步构建了“六基地、一中心”的研究新体系,形成了京筑科技合作和区域协同创新新格局。

  第二,出版了一批专着。最具代表性的专着是《块数据:大数据时代真正到来的标志》和《块数据2.0:大数据时代的范式革命》。实验室首创地提出块数据理论、激活数据学、数据人假设等新观点,创新并引领块数据理论的研究。除此之外,还编辑出版了《大数据》双月刊,在全国公开发行并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第三,转化了一批成果。实验室立足贵州和贵阳大数据发展应用实践,积极参与大数据立法、大数据反腐、大数据治爆、大数据反恐、大数据禁毒等应用研究。在大数据立法方面,在贵阳市人大常委会统筹组织下牵头开展《贵州省大数据发展应用促进条例》的研究;在大数据反腐方面,为贵阳市“数据铁笼”工程建设提供顶层设计、理论指导和政策制定。

  记  者: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在大数据领域首次提出“块数据”的概念,并首创“块数据理论”,请您谈谈块数据与大数据究竟有什么区别,为什么说块数据是大数据时代的范式革命?

  连玉明:大数据战略重点实验室在《块数据:大数据时代真正到来的标志》一书中首次提出“块数据”概念,在《块数据2.0:大数据时代的范式革命》一书中初步探索架构了块数据理论的逻辑体系。特别是我们提出了“块数据的5V特征”。目前学术界将大数据的特征归纳为4V,即数据容量大(Volume)、数据类型多(Variety)、商业价值高(Value)和处理速度快(Velocity)。比较大数据和块数据,二者最显着的区别是从大数据的“4V”发展到块数据的“5V”,即多维变量(Variable)的出现,而这也正是块数据集聚、块数据关联和块数据价值得以产生的原因和基础所在。块数据的多维变量引发的是数据使用分析从静止和孤立转变为运动和联系的趋势。正如“数学中的转折点是笛卡儿的变量”一样,大数据时代的转折点在于块数据的多维变量的出现。

  从块数据理论分析,块数据更加强调数据的平台持续聚合效应,更加强调以人为原点的数据社会学分析方法,更加强调数据的激活,强调数据激活的自流程化和自组织化。

  块数据带给我们的不仅是新知识、新技术和新视野,还让我们分享到思想之光、数据之美、未来之势。这是一场由科技引发的社会变革,这将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和社会生活方式,改变世界上物质与意识的构成,改变我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方法论,进而改变和形成新的知识体系、价值体系和生活方式,并将深刻地影响人类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方方面面。我们把这种改变和影响称之为大数据时代的范式革命。

  记  者:刚才您提到“数据铁笼”是块数据的实践应用。我们了解到,数据铁笼工程建设已经在贵阳市40个部门全面推开。能否请您作更加详细的解释?

  连玉明:数据铁笼是以权力运行和权力制约的信息化、数据化、自流程化和融合化为核心的自组织系统工程,简称数据铁笼工程。

  数据铁笼工程建设是以块数据为核心的新技术、新服务和新范式。数据铁笼就是权力、制度、行为和流程的信息化、数据化、自流程化和融合化的过程,精准研判和智能防控是数据铁笼工程的核心,自流程化是数据铁笼的关键。

  所谓信息化,就是充分运用互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推动政务管理和公共服务信息化。做到行政决策过程全记录、行政许可过程全记录、行政执法过程全记录和市场监管过程全记录,推动数据实现自动化采集、网络化传输、标准化处理和可视化运用。

  所谓数据化,就是从群众关注度高,权力寻租空间大的热点业务着手,明确权力界限、排查风险类别,编制好“三清单一流程”,做到权力可分割、可度量、可计算、可重组、可规范,实现数据可公开,来源可追溯,去向可跟踪,责任可追究。

  所谓自流程化,就是强化权力运行的数据关联分析,形成权力数据自动采集、自动存储、自动比对、自动激活、自动预警、自动推送的自组织系统。不是用人的思维去分析数据,而是用数据技术去分析人的行为,把握人的规律,预测人的未来,这是自流程化的根本所在。

  所谓融合化,就是加快政府信息公开和跨部门数据共享共用,重要领域政府数据集向社会开放,强化跨层级、跨区域、跨行业、跨部门数据比对和关联分析,依法推动权力运行和权力制约的公开透明,推动行政管理流程优化再造,推动行政管理数据融合和公共数据资源在开放中共享,在共享中提升,在提升中转化,在转化中再造,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真正实现“人在干、云在算、天在看”。

(数据观转载)